白杨网
登录

今日推荐

姬德强:建党百年的世界意义 历史逻辑与传播动力

来源:中国传媒大学    2021-11-25   作者:姬德强 浏览量:10

在百年变局叠加世纪疫情的双重背景下,在两个一百年的历史交汇点上,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在北京胜利召开。全会总结了党带领全国人民在过去一年取得的宝贵成绩,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回顾和总结了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向全党、全国和全世界再现了中国共产党百年征程的历史画卷及其丰富的世界意义。

《决议》是以历史为经,以世界为纬,集全党智慧,书写出的一部马克思主义的纲领性文件。跨越两个世纪,中国共产党以“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为初心使命,凭借英勇的革命斗志、坚毅的建设精神和创新的实践路径,坚持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塑造着世界发展新格局,打造着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版世界故事。在这个意义上,《决议》在精确提炼革命、建设和开放成就的同时,也深刻阐释了百年建党的世界意义,指出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百年奋斗历程与世界人民争取独立和富强的伟大历史征程的深刻绑定关系,以及基于这一历史经验,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当代价值。对处于加强和改进中的国际传播工作而言,《决议》是一套闪耀着理论光辉、满载着实践成果的历史元文本。

  

百年奋斗的世界意义

  

从三个“需要”出发,《决议》展开了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历史叙事。在四个重大历史时期,以共产主义为理想、以社会主义为信念的中国共产党都将民族大义、国之大者、天下使命作为奋斗目标。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在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已经广泛传播的基础上,党领导人民救亡图存,争取独立和解放,进行了反帝反封建斗争,并以找寻适合中国国情的革命勇气和革命经验,“鼓舞了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人民争取解放的斗争”,进而“极大改变了世界格局”。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党领导新中国一方面“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倡导和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支持和援助世界被压迫民族解放事业”,提出了“三个世界”这一创新性的世界体系理论,打造了国际舆论统一战线;另一方面建立起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向世界展示了建设一个社会主义新世界的无限可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时期,党领导人民以大无畏的探索和创新精神,借鉴和发展了“世界社会主义的历史经验”,在加速全球化的背景下成功开创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飞跃”,将一个开放、包容的社会主义中国推向二十一世纪,与此同时,“积极促进世界多极化和国际关系民主化”,参与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和信息传播新秩序。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在两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创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一当代中国和二十一世纪的马克思主义,引领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世纪宏愿,驱动着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式全球化。讲好这一新式全球化的故事也成为提升国际传播能力的核心要义。

纵观历史,从站起来到富起来,从富起来到强起来,党领导人民的百年奋斗历程既不断实现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的成功,“走出了中国式现代化道路”,也“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更“深刻影响了世界历史进程”。在这个意义上,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与世界人民的解放和发展命运与共的。中国是中国之中国,更是世界之中国——这无疑是新时代语境下讲好中国故事的逻辑起点和动力之源。


中国故事的传播动力

  

加强和改进国际传播工作既要“坚持中国道路”,也要“坚持胸怀天下”,这是“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的题中应有之义,也是在“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话语框架内的二元统一。《决议》总结的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表明,中国故事至少包含了三个重要的世界维度,进而展现出丰富的国际传播动能。

第一,中国革命是世界革命历史进程中的有机构成部分,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实现民族解放和国家独立既是对一切剥削和压迫关系的坚强斗争,也是对探寻和实践社会主义现代化发展道路的有力证明,对世界体系内的边缘国家,以及中心国家内部的边缘群体而言,有着重要的理论启蒙意义和实践借鉴价值。这一套革命话语不仅根植于历史,更作用于当代,对调和国际传播矛盾,弥补国际传播鸿沟,推动构建世界信息与传播新秩序有着广泛而强大的动员能力。

第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开创、发展和完善与世纪转换背景下的全球化进程相辅相成。四十余年的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不仅挽救了处于滞胀中的世界经济,更驱动着全球化迈向更加平等、多元和包容的新征程。在这个意义上,社会主义的历史经验既立足革命,又着眼发展。用包容式改革和可持续发展解决全球和地区问题是中国共产党提供给全世界的中国方案。这一方案也随着“一带一路”等倡议的有效实施而得到验证。

第三,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提出超越了旧式资本主义全球化所不断营造和巩固的基于“剥夺式积累”的不平等的国际关系格局,在尊重世界各国主体性的同时,努力探索着共生、共建、共享、共治的社会主义新式全球化道路。这不仅是理念的创新或理论的想象,更是二十一世纪以来全球化实践的经验积累和教训反思,是融合了东西方政治智慧的新全球化方案。

因此,我们可以认为,革命、发展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国际传播叙事体系和话语体系的三个核心构成要件,三者相互依存,不可偏废,是时间逻辑和空间逻辑在当代的有机统一。在这个基础上,讲好中国故事一方面需要避免历史虚无主义,尊重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和建设的历史主体性;另一方面需要避免自我中心主义,尊重世界历史进程的多样性和关联性,进而真正将中国故事融入世界故事,共同打造一个互联共生、命运与共的新全球化故事。

(作者系中国传媒大学人类命运共同体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编辑:尚新英)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信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