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旧版网页] 白杨首页 | 2017年03月29日 星期三

刘硕:学为人师,行为世范

分享到:
来源: 新闻中心    2016-01-15    浏览量:5,497

摘要:我对这个学校有着无限的情感。在我还是一个学生的时候,我得到了很多老师无私的呵护和帮扶;当我成长为一名老师时,我希望我可以做到薪火相传,我希望自己也能像我的恩师们一样,成为学生成长道路上有存在感的那个人,我希望我可以给学生带来些什么,也许是知识,也许是机会,也许只是一句对他们有作用的话。所谓“学为人师,行为世范”,我希望我可以成为学生的榜样。我是有多爱说“希望”啊!——刘硕


 

(新闻中心记者:张璐婷)在见到刘硕老师的第一眼,记者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个已经从教十年、做班主任八年的年轻“女生”。面对记者的赞美,刘老师只是腼腆地笑笑。她人很随和,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始终以聊天和听故事的状态和刘老师交流。


朋友一样的师生关系

 

被问及从教这些年有什么让自己印象深刻的事的时候,刘老师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是同学们的贴心总能让她感动。

“在我第一次当班主任的时候,我们班有一个孩子每到期末一定会送我一个小礼物,比如一块巧克力,或者一碗冰激凌,他会说:‘老师我要看着你把它吃完。’这种感觉很温暖。这些礼物并没有多贵重,但足够用心,至少我知道了孩子们的心里有我。”

刘老师的学生们毕业之后都会和她继续保持联系,就像朋友一样。教学相长,是最佳状态。

“我和他们都是非常好的朋友。他们毕业之后遇到什么事都会打电话问我,有的是工作上的问题,也有情感方面的问题。当然我也会和他们一起探讨行业的最新动态和发展趋势,来不断补充和更新我的教学,然后把这些内容带到课堂上,影视行业发展相当快,教学上必须与时俱进。”

作为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和学生们的年纪相差并不大,在和他们相处的过程中是如何平衡“老师”和“朋友”的角色呢?

“任何人在不同的情境中都会扮演不同的角色,那么,作为一个还算年轻的老师,在和学生的关系、距离上,我也会有一个尺度。听过我课的学生都知道我的课堂氛围是非常轻松愉快的,除了言之有物,我也注重语言的感染力和表现力,当然这绝非刻意,而是我生活中说话也是挺好玩的。学生的评价是幽默。我不喜欢那种讨好式的、撒狗血的讲课方式。在创作的时候,我一定是严肃的,也不排除是严厉的,如果他们不认真,我的批评也是毫不留情的,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因为我在学校不规范他们、不树立他们的专业态度,那我会觉得这是我的失职。事实证明,学生进入社会后就会发现老师说的是对的,而且只有老师看到你犯错误会纠正你。社会上的人就未必了。除此之外,我们在生活中的相处就会像朋友一样了,这种平等的相处也不代表学生就不会尊重你了。我坚信一个老师赢得学生的尊重还是靠学识、人品,而不是硬生生摆出一副师道尊严的样子。


 

大师姐+好老师=完美教学

 

刘硕老师自己就是从中国传媒大学导演专业毕业的学生,可以算是学生们的大师姐了,经历过本科和硕博连读,学习的她再返回来教同专业的师弟师妹们,自然会有更多的理解和切身经验的传授。

在管理方面,她知道如何让一个导演班有序地运作;在教学方面,她非常清楚导演专业的学生应该如何利用在中传的四年去学习,而她又应该如何去引导。

“我想我在学业方面能给学生们更多更有用的指导。比如说大一刚入学的时候,我知道学生们都很迷茫,也都不会实践,我就会让他们多读书多看电影,从这个过程中了解什么叫做‘电影的语言’,如何用影像去讲故事。到了大二大三,就会利用小学期带着学生去拍短片,这对他们拍摄毕业作品可以起到积累和热身的作用。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刘硕老师是一个对人对事非常用心的人,从她采访时认真的眼神就可以看出来。

“在创作毕业短片时,我会从剧本开始抓。如果剧本不过关的话,我是不会让你拍的。我会一句台词一句台词地给他们改,恨不得错别字也给改了,一场戏一场戏地去扣,分析每场戏有什么样的功能,你写这场戏有什么样的诉求……就像扶着他们走路一样,一步一步稳稳地走。”

在她的努力下,2011级导演班的24名学生们,每个人都是以自己的作品毕业的。这是从1979年导演专业设置以来,第一次实现全班同学以短片毕业。这之后他们又成功举行了“盛夏繁花——中国传媒大学导演专业首届优秀毕业作品展映”,这一届的毕业生和他们的作品获得了导演专业老师们的一致认可,老师们甚至用“里程碑”来形容这次毕业创作。之后同学们的作品也相继入围亚洲大学生电影节、亚洲青少年电影节、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学院奖短片大赛、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北京电影学院国际学生影展等多个高水准电影节,并收获荣誉。在刘硕老师看来,这一次毕业创作最大的意义就在于,在这个过程中每一位同学都证明了自己、超越了自己,而且他们为后面的师弟师妹起到了示范和榜样的作用,它最终起到了推动导演专业教学和学生培养的作用。

 


让导演专业的毕业重拾仪式感

 

在交谈的过程中,就算记者问一些关于老师本身的问题,刘老师的言语间中也总离不开学生。

“当时导演班的入学考试,有一项笔试是影评。11导演那年考的电影是罗启锐编剧、导演的《岁月神偷》。

“后来2012年中韩大学生电影节,承办方是咱们学校,其中有一个单元叫‘大师讲堂’,刚好是我负责,原本请的韩国导演有事没能来,于是作为评委的罗启锐导演就来救场,放的片子也恰好是他的《岁月神偷》。

“到了观众提问的环节,我们班长就起来对罗导说:‘罗老师,我们是看着您的片子考进来的,先向您问声好。’然后我们班全班同学齐刷刷地站起来向罗导鞠了一躬。班长接着说:‘而且,我们班有一个女生和您的太太同名同姓。’然后那个女生就站起来,操着东北腔说:‘罗导您好,我是张婉婷。’这时候罗导很机智,笑眯眯地问:‘哦,那你是不是也有一个姓罗的男朋友?’全场都high翻了。

“因为有这样一个机缘,所以对于我们班的同学来说,罗启锐导演这个角色就变得不一样了——大家一同看着他的片子考进来,后来又有这么一次能亲自交流的机会。在毕业展映的时候,我就给罗导发微信,问他能不能帮孩子们录一段毕业视频。想给大家一个惊喜。罗导人很nice,他甚至都想来参加展映,但那个时候他很忙、在拍片,他回我信息基本都在夜里。最终我们收到了罗导的毕业祝福,虽然没赶上展映,但赶在了毕业典礼之前,就像电影中的最后一分钟营救一样,赶上这样的一个时刻。大家收到这个祝福特别特别地高兴。

“《岁月神偷》里有一首特别好听的主题曲叫《岁月轻狂》,当时我们班做的H5邀请函的背景音乐就是它,后来毕业展映的暖场音乐也是它。基本我们班都是现在一听这个歌就会想起这个班,甚至就想哭。我觉得这可能就是冥冥之中的一种机缘吧,就像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说的,大家一起看着他的电影来到这个学校,最后伴着他的歌、听着他的祝福再离开这里。很完整,很完美。

像作品展映、毕业典礼这种事情,班主任就像一个磁石一样,她有着特殊的吸引力,把学生们凝聚在一起。可以说,没有刘老师,就没有最后如此完美的影展。从最初的督促学生拍作品,到最后影展的每一个细节,她都做得面面俱到。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学生。

刘老师作为班主任,她把自己能想到的、能做到的都给学生了。她不想让最后的毕业环节变得像仓皇逃窜一样,不想让大家就这样匆忙地淹没在社会。所幸的是,这个“以用影像讲故事为己任”的11导演在机缘巧合和刘老师的精心安排下,让导演班毕业的毕业重拾神圣温暖的仪式感,大家完成了一次用心、用力的告别。


不知不觉,采访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就在快结束的时候,2011级导演班的两名师姐正好来找刘老师。记者在其中可以看到她们之间的那种默契随意又不失尺度的相处,也可以感受到那种无法言喻的亲密。

问师姐们对刘老师的评价,她们毫不犹豫地说了一串优点:“漂亮!闺蜜!亦师亦友……”

短短两个小时的采访,记者已经领略了刘老师在言谈举止间、和学生们一起谈笑时发散出来的魅力。如果能和这样一个迷人的老师相处四年的话,谁会有理由不喜欢她呢?

(编辑:武楠)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信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