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策文件

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主任解答:“双一流”建设有哪些核心任务

2017-09-06 │ 浏览次数:1,957


八问:怎么样才算是一流?

大学的国际学术影响力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国际一流的学科,一流的科研成果,一流的教育质量和一流的师资水平,其核心是国际一流的师资水平。人力资源是学术影响力的创造主体,学科实力(包括有形和无形资产)是学术影响力的重要载体,高水平科研成果、高质量的毕业生是学术影响力的表现形式。

世界一流大学更多地体现为举世公认的水平、地位和卓越成就,对世界范围的才子有巨大的吸引力。它不仅要有世界一流的办学实力,悠久的历史和文化,培养出对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人才,还需要拥有在若干领域对科学和技术进步做出重大贡献的世界一流教授,享有崇高的学术声誉。

我曾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世界一流大学教授在国际会议上不光要有声音,还要能做特邀报告、主旨发言;在国际期刊上不光要有文章,还要能当编委、当主编、当编委会主任;在国际学术组织中不只是个会员、理事,还要能担任轮值主席、理事长、会长;在国际奖项中,不仅要有名次,还要是科技成果的主要完成人。

坚持一流大学教授的四条评价标准,只有通过一流的教授,我们的大学才能够建立起广泛的国际联系,提高我们的国际话语权,参与国际学术指标的制定,提高人才培养的质量,并逐步影响和发展形成世界一流大学标准。国际合作是有效提高我国大学国际影响力和学术水平的重要途径,是我们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重要抓手。

九问:怎么做到与时俱进?

“双一流”建设,要紧密结合国家发展和国家人才战略,充分重视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融合的发展,同时高等教育要发挥在国民信息化水平提高等方面的引领作用,教育资源的开放共享是教育和信息技术融合发展的必然。

信息技术的进步带来新技术、新设备、新模式的探索和涌现,从而推动了传统教育理念、模式与方法的变革,推动了学习方式和形态的转变,也推动了高校科研方式的改变。

1.学习模式的改变:学习者通过互联网随时随地获取名校、名师的教学课程,学习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选择性和自主性更强。

2.教育方式的变革:教学方式从传统的单向知识的传授向“影响式”和“互动式”教育转变。知识传授在教室内,而知识内化在教室外。

3.教育观念的转变:翻转课堂、可汗学院、MOOC、云端学校等的出现,导致现有的师生关系、管理模式、教学方式的改变,进而重构学校的存在方式。新型的教育形态和教学模式的发展已是大势所趋,众多的高校、教育专家已经开始转变教育观念,探索和实践新的教育模式。

4.科研方式的转变: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特别是大数据、物联网、高性能计算、超大容量存储、高速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和产品的快速发展,为科学研究提供了新动力和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极大改变了传统科研的方式方法。随着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和科学研究的深度融合,大学的功能也正在发生着根本性的变化,“双一流”建设要主动适应这些变化。

人类正在进入信息社会,大学的组织形式将会改变。信息社会的教育要素将集中在网络平台上,教育实施将以个人选择为主,真正实现教育公平,真正实现个性化学习,“双一流”的概念和标准也将随之而变。这对我国高等教育来说,是挑战更是机遇。唯有与时俱进,才能完成这一重要历史任务。

1. 以开放的心态迎接改变。如今的学生已经是与网络共生的一代,是地地道道的互联网原居民,他们可以熟练地借助网络生活,本能地通过屏幕学习。对互联网+教育的影响不能小视,我们要以开放的心态改变原有不合时宜的政策和管理方式模式等。

2. 以灵活的机制应对挑战。如果学生不能自由选择修学科目和讲课教师,如果学分不能互认,学位不能等价衔接,互联网+教育很难发挥其最大效益,很难跟上国际高等教育发展的步伐。我们需要尽快研究制定教学资源的上网认证标准,要针对经过认证的教学类资源制定网上学习效果评价标准,要制定课程微证书发放办法等等。当然,机制的转变还包括顶层设计和信息治理创新等等,但我们应该鼓励一流大学开展先行先试。

3. 以高远的眼界拥抱未来。大学要发挥人类文明发展的引领作用,“双一流”建设更要发挥对高等教育的导向和引领作用,主动迎接信息社会的到来,适应大学新的形态变化。

十问:“双一流”建设经费从哪里来?

尽管“双一流”建设资金管理办法正在制定过程中,但大的经费管理思路已确定,“那就是简政放权,给高校更多的经费管理自主权”。经费的分配将从单位制转向确定项目后的分配,突出绩效原则,鼓励改革创新,避免重复交叉,提高集成效益,动态调整支持力度。不断完善政府、社会、学校相结合的共建机制,形成多元化投入、合力支持的格局,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

“双一流”建设采取总体规划,分级支持,每五年一个周期,与国家制订的五年规划同步进行。总的经费资助强度应不低于原“211工程”和“985工程”的年度经费。据了解,“211工程”共计完成投资368.26亿元,“985工程”,一期建设完成投资共计255亿元,二期建设实际投入建设资金达414亿元,三期建设资金450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双一流”相关费用是专项费用,是增量费用,和总体高等教育投入相比还是比较少的,并不涉及原有财政投入和分配的根本变化,因此原则上并不会造成这种变化。马上面临政府换届,如果高校有新的财政投入与分配制度调整,当然也会做适当调整,但这不是“双一流”本身带来的。

对于高等教育的格局上,长期必然产生一些影响,但不大可能因“双一流”而产生根本性的,或者说巨大变化。在学校的格局上,入围学校还是以原985高校为主,对于新列入的几个地方高校,本来也都是211高校,他们未来会有较大的促进,但最后如何,还需要看这些学校自身努力的如何。倒是一流学科的推行,理论上给过去非985,211高校提供了一些较大的发展机会,当然最后还需要看学校自身的努力了。我认为目前推行的高考改革,在志愿填报时以专业为主,未来现实中必然形成一个学生家长填报排行榜,有可能形成合围,最后对高校产生实际的影响。总体来讲,双一流提醒高校开始审视自己的发展路径与策略,“千校一面”的发展方式应该会告一段落,寻找自己的新定位与特色,对未来高校发展方式的影响将是深远的,值得我们观察。

(作者为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主任、博士》)

                                                                                     (编辑:王丹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