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网
登录

“77摄”口述实录:第26章 重逢·生命有多深(1)

分享到:
   2017-09-27    浏览量:90


余义宁:我们担负了更多的使命,划开了当年广播电视专业领域尚属混沌的天地。我的这十年经历,也是中国广播电视界电视领域从80年代初开始的十年缩影,我很幸运,能够亲历并记录。

查建英同样是在《八十年代访谈录》里概括了属于90年代的关键词:现实,利益,金钱,市场,信息,新空间,明白,世故,时尚,个人,权力,体制,整容,调整,精明,焦虑,商业,喧嚣,大众,愤青,资本主义,身体,书斋,学术,经济,边缘,失落,接轨,国际,多元,可能性。

岁月无情,50年代出生的这代人,长到40多岁时,进入了90年代。90年代的十年,是翻云覆雨、大起大落的十年。90年代的中国,市场以商品经济的形式出现,整个社会世俗化倾向十分严重。50后们一直秉承并坚持的革命主义理想在改革的大浪潮中面临着挑战,也在这个年代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相当一部分人在理想破灭后绝望不已,选择听从命运的摆布。然而,一些人毅然决然地为了理想坚挺地支撑着,这种理想是他们生命之所在,是支撑他们奋斗的核心因素。他们是那个时代的中流砥柱,是单位的骨干,是家庭的顶梁柱。经过多年不懈的努力,他们终于有了业绩。他们仍旧想说自己宝刀不老,可是,却偏偏快要到了该退休的年龄……

77摄影班的同学们,就属于这一部分:

毕业后的他们走上了各自的工作岗位,就像列车离开了始发站,去向不同,一路上的境况也会不尽相同,而结果也往往各不一样。职场如战场,何况他们身处的又是传媒界这样一个“名利场”,同时又从事着新闻这种需要服从、需要严谨、需要时效甚至需要凌厉的职业。那时候,作为恢复高考之后的第一届大学生,他们在社会上多少会显得有些另类。

黄著诚:工作二十多年,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有许多只言片语无法说尽的故事,所以说到职场经历往往就让人万分纠结,不知从何说起。要说很辛苦吧,肯定比不上在土地上辛勤耕作的农民辛苦;可要说很风光吧,也不真实,因为风光背后总是被很多事情推着走,从没好好休闲过,更没有机会好好地研究自己喜欢的专业。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只能用酸甜苦辣五味杂陈来形容了。

回归宿命

77摄影班的同学们,年轻时,因为理想,因为抱负,他们奋力拼搏,展望着美好的未来。然而,30年的时光,足以让他们在滚滚红尘中体味人生百味。有的同学可能历经艰辛沉浮于宦海仕途,崭露头角,终于事业有成;有的同学可能淡薄名利,默默无闻,过着平平淡淡才是真的平静生活;有的同学可能随着社会改革的浪潮,投身商海,充当一回商海的弄潮儿,靠自己的勤奋、智慧发家致富。

余建成:人过50,回头望望,我休闲的日子比工作的日子要多得多,时时停下脚步,静心看风景,很知足,很为得意。人,生来就是为了过美好生活,而学习和工作只是为了过美好生活的一种手段,现在多少人,本末倒置,为官为财,整天、整年忙忙碌碌,更何况欲壑难填,不值啊。

不管他们做过什么,经历是坎坷还是平淡,他们毕竟走过了30年的风风雨雨,酷暑严寒,体味了生活所赋予的艰辛苦涩,幸福甘甜。30年的风霜雨雪,把这群曾经是十六七岁的风华少年演变成了两鬓染霜的成熟中年。岁月的沧桑,洗尽了他们青春的年华和天真浪漫,留下的却是他们对于人生最为准确的拿捏。没有任何的商议,没有任何的约定,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同样一条自然生存法则:回归宿命。

黄著诚:有这么一种宿命的说法:每个人一辈子能承受的福分是一定的。比如说,能吃多少鱼肉,喝多少酒都是有定量的;一个人的气数也是有限的,过早透支就一定会得到报应。我们常常见到一些人,年轻的时候大吃大喝,往往过早就血压高、血脂高、血糖也高,后来只好日日喝粥吃素过日子。按照这个道理,每个人都不可能在江湖上混一辈子,也总会有淡出江湖的日子。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信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