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网
登录

“77摄”口述实录:第26章 重逢·生命有多深(1)

分享到:
   2017-09-27    浏览量:89


在他们之中,有这样一批人,他们因为中国首次恢复高考进入了大学,又得益于大学教育而成为电视界的骨干;而在经历过社会铅华,看透了社会百态后,他们又选择再次进入大学,为培养一代又一代的电视人,为着中国下一代的电视事业添砖加瓦。他们就是77摄影班的乔保平、田广、刘新荣、胡立德、段晓明和王政。

其中有两个同学的事业轨迹可一言以蔽之:乔保平、刘新荣。他们是77摄影唯一两个从台长到台长的同学。刘新荣在新疆电视台工作22年官至雪莲电视台台长之后,转去浙江传媒学院任教,当完系主任再当实验电视台台长。

而乔保平从甘肃电视台一个新闻记者成长为一名省级电视台的台长,走完了甘肃电视台的全部历程,现在他回到了母校,成为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台的台长。他这样评价自己的这种经历:学校现在有一句口号:今天你们以学校为傲,明天学校以你们为荣。我离开学校又回到了学校,是一个圆满的过程,这种圆满的过程又是满载而归,走的时候是一个毕业生,二十多年我们在我们的岗位上做出了业绩,作出了贡献,这是一个圆满,也是一个缘分使然。

77摄影班出了几个博士、学者,田广是其中唯一彻底改换领域的一位:从电视传播研究变成中国西部经济学,再变成社会人类学,再变成市场营销学。这样一路变下去,似乎他所在的地域、所做的学问离学校、离电视是越来越远,也在过去的20年里消失在了同学们的视线里。可是,终究要落叶归根,他回来了,回到了永远属于自己的土地。

田广:在2006—2007学年度,我得到了终身教授职位,这对在美国从事高等教育工作的我来说,无疑是得到了一个铁饭碗。拉姆斯特丹博士特意写信祝贺我,并问我是否有返回祖国效力的打算。后来,随着父母即将进入80岁高龄,我决定回国效力,母校自然成为我的首选。

在老班长任金州的帮助下,母校起初决定录用他,但后来因为他的美籍身份,田广未能如愿回到母校。如今,他已通过全球特聘人才项目来到了汕头,在汕头大学任教。

应本书编者的要求,程鹤麟用其独特的笔触对班级的每位同学进行了描述,其中,对于胡立德的回归,他是这样归纳的:

胡立德是77摄影最有才的一位——他被委以重任,出任黑龙江电视台俄语部负责人,负责筹备俄语节目。程鹤麟多年之后听说此事颇为诧异,问老胡:你懂俄语吗你就筹办俄语节目?胡立德答:我哪懂俄语,不懂。胡又说:我们领导不喜欢我,自己也懒得伺候,辞了俄语部,还是回头干记者去。2000年或2001年任金州去黑龙江开会,发现以胡的执著和轴劲,跟台领导完全不搭调,就鼓动胡去浙广。等到下次胡来电话了:

“班长,我到杭州了。”从寒风凛冽的冰城到了暖风醉人的温柔乡,老胡心情大好。

而段晓明和王政这两位同学的传奇经历,恰好印证了“走南闯北”这个成语。

                                                                       (编辑:王丹瑛)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信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