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网
登录

“77摄”口述实录:第27章 重逢·生命有多深(2)

分享到:
   2017-09-28    浏览量:43


童年时,他们用绚烂多姿的色彩编织成一场场美丽的梦,而老年时他们是在用一路历练坎坷编组成一套耐人寻味的哲学。有人说这个过程好复杂,复杂到要用人的一生作为代价。

人生一路在行走,起初也许会觉得疲惫不堪,可是咬牙坚持住,反倒会轻松惬意、自由自在,这时回头望望才发现,原来自己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哲学”原来不过是经历一番之后,方才意识到儿时梦的美丽,此时,路上的心酸痛苦早已抛诸九霄云外,留下的都是沿路最美的风景与笑容。

其实,没那么复杂。

尘与土·云和月

时间,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它不能留住青春,却能让青春的印记更加深刻。古人说,“三十年曰一世”。

毕业30年似乎很漫长,然而,曲曲折折的生命路途上,总有那么几个时刻让他们重新有了新的交集,分享着各自的尘与土、云和月。

1995年2月上旬,77摄影同学毕业13年聚会于海南,相约在三亚的兴隆度假村。这一次是他们毕业13年后的再次重聚。

如果说大学毕业是扬帆起航的起点,那么毕业后的13年就如前行在碧波荡漾的大海,或许这期间有过狂风,有过暴雨,但是远方的航向依旧令人有所期待。

“成家立业”,是毕业13年后的关键词。妻儿老小相伴左右,看着孩子们一天天长大,生活也有了奔头,工作也有了动力。

这13年,“忙碌”一直充实着他们每天的生活,哪怕是聚会,他们也没能好好歇一歇。聚会上,最后匆匆赶来报到的胡立德同学与匆匆离开赶去报道第二天北京国际马拉松比赛的马国力同学,前后仅仅相隔了五个小时,这也算是此次聚会的一个纪录吧——见面时间最短的同学,当属二位。

也许,这13年多多少少改变了他们的外貌,改变了他们的体型,但是,有一点却改变不了,曾经的风华永远无法磨灭,还有疯狂。

1995年2月上旬,77摄影班同学在海南聚会,马国力见程鹤麟拿着个相机拍来拍去的,便调侃了一句:“程鹤麟,你什么时候学的照相啊?”

学摄影出身之人反被学摄影的同班同学讽刺,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可是偏偏、偏偏这句“天理难容”的话,在这次重要的“公开”场合被说了出来。

也许这句话马国力早已经不记得了,可是程鹤麟却记忆犹新,他调侃似地回忆道:

马说这句话讽刺程,被程一直记到今天。学摄影的人你伤不起啊有木有!

                                                                      (编辑:王丹瑛)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信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