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网
登录

“77摄”口述实录:第28章 重逢·生命有多深(3)

分享到:
   2017-09-29    浏览量:46


三次聚会,终究还是会有些遗憾:有的人自毕业之后,就消失在了大家的视野之外,再也没有出现过。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过得可好?大家很是惦念。30年,沧海桑田世事变迁;30年,人在旅途风雨兼程;30年,韶华匆匆花开花落。30年间,他们每个人所走的道路不尽相同。有的一帆风顺,有的平平淡淡,有的历尽坎坷……是非成败,贫富沉浮,终是过眼烟云。电影《笑傲江湖》中的那首插曲《沧海一声笑》不是唱得很好吗?“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娇;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了衣襟晚照。”这也正如程鹤麟所说的那样:卅年一觉京华梦,沧海桑田眨眼间。

“手艺人”的集体自白

人们谈到他们这个集体时,往往都会投以羡慕的表情:“77摄影班啊!那可是‘台长班’!”赞誉77摄影班是“台长班”一点不为过,全班31个同学,曾任和现任电视台台长和副台长的就有9位,几乎占到了三分之一:韩国强——山东电视台台长;乔保平——甘肃电视台台长;黄著诚——广西电视台台长;钟大年——凤凰卫视资讯台台长;程鹤麟——凤凰卫视中文台副台长;刘建新——河南电视台总编辑;余义宁——辽宁电视台副台长;刘新荣——新疆雪莲台台长;刘惠东——湖南电视台副台长,如果再加上频道“道长”徐佳伦以及央视5套的体育中心主任马国力和副主任岑传理,那就是11位。

的确,77摄影班是个造就能人的集体。然而,这个集体造就的并非是玩政治手腕的台长,而是一群台长级别的“手艺人”。

对于这个集体“手艺人”的定义,来自于钟大年对于自己的定位:

“我把自己定位于‘手艺人’,手艺人是干活的,只是专注于自己的工作,而不会去在意留名,特别是农民手艺人。”

手艺人们懂规矩,人生有太多的规矩,为官有为官的规矩,做学生有做学生的规矩,做生意有做生意的规矩,知识分子有知识分子的规矩,社会上没人告诉他们这些规矩,但是它像紧箍咒一样罩在头上,谁都不能为所欲为。这种规矩就是手艺人们的“本分”。又何止是钟大年呢?“77摄影班”就好似一道符咒,这里的每个人都在守着这个本分。

黄著诚:有时别人说我们敬业奉献,说我们成就如何如何,也许是因为我们比人家多了几分对这份广院因缘的敬畏,还也许是因为我们早已把对广播电视的挚爱溶进了血液,像农民种地那样下意识地去播种和耕耘。

都知道乾隆朝时期的瓷器是天下闻名,能够载入史册的却只有督陶官唐英,技术精湛的制陶工人虽不能在历史中留下名字,但是他们却沉醉于制陶的乐趣之中;长城堪称是天下奇迹,但是名垂千史的却只是秦始皇,真正干活的人是不会被人记住的,但这些人却会得意于自己的劳动之中。

手艺人不就是这样吗?本分做事却无拘无束,出人头地却无欲无求。

77摄影班虽有人经商,但为官者居多。但是,不管职业是什么,做的是什么,他们都是在踏踏实实做事,本本分分做人。

仕途上有这样一种人,他们游荡于政治与业务之间,打着擦边球,厮混于领导与下属之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围观着政治上的风吹草动。但要想围观得好,就要学会溜须拍马、见风使舵、圆滑世故。

77摄影班的同学们也做政治,但他们是业务上的骨干,他们做的是“手艺人的政治”。

                                                                        (编辑:王丹瑛)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信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