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网
登录

【资深教授】黄升民:搞研究要像农民种地一样

分享到:
来源: 宣传部、网络文化建设与管理办公室    2016-07-21    作者:王丹瑛 浏览量:517
摘要:黄升民教授在传媒大学工作20多年来,为中国广告业发展培养了大批高素质人才,在他和同事们的共同努力下,中国传媒大学广告学院成为了向中国广告行业输送人才的重要摇篮。黄升民被评为学校首批资深教授后,白杨网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作为一名眼光敏锐的学者,在数字化时代大潮来临之际,黄升民不失时机地抓住了“数字化”“国际化”的浪潮,在相关研究方面赢得了先机。在数据处理方面,黄升民早在10年前就曾提出“大数据”的概念,只不过当时叫做海量信息。他利用大数据的思路在2005年做了关于信息平台的相关研究,该研究的核心概念是指信息既不是过去量的积累也不是单方面的流动,而是互动的、多元平台似的积累。“在现代其实所谓互联网移动端大数据都是用这个东西,只不过我们10年前在用的时候太早了,那时候我说我们依照这个推出家庭电视,个人电视,其实和现在的智能电视一模一样,你的思想走在前面不等于你的产业能够实现,这是两码事,但是我们的学术探讨要时刻走在最前沿。”的确,黄升民前瞻性的思想和学术探讨一直走在行业领先的位置。

作为《媒介》杂志的总编,黄升民告诉记者,《媒介》杂志作为目前中国最好的专业杂志之一,它与业界联系密切,是时刻关注传媒产业经营的市场刊。要想了解内地的媒体情况、行业情况、最新的动向,该杂志是首选。《媒介》杂志又是能够代表媒体行业的旗帜性杂志,它没有刊号、没有资本、没有队伍,是完全由师生创造出来的。从2002年创刊以来,《媒介》所有涉猎的题目都走在行业的领先位置,超前的选题和深入到一线的采访,让《媒介》目前在业界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和知名度。

创办《媒介》杂志之外,黄升民还提出了“内容银行”的概念。“内容银行”是指内容的产品都零散在各个行业里头,相互之间无法透明化。尤其对电视来说,很多视频都存放在自己的库里没有交易,在版权问题上容易出现混乱。因此黄升民提出希望建立一套公开的信息透明的在线交易平台。为了达到公开透明的标准,黄升民和他的团队研发了一套支撑交易的评价体系,基于这个评价体系来完成整个的内容交易的平台。2009年提出“内容银行”这个概念后,黄升民和他的团队便开始进行理论架构,直到去年底完成整个“内容银行”的技术系统。黄升民表示,内容银行今年的重点工作是要推向市场,成立国家实验室,实现真正转化,产生自己的价值。

广告博物馆的建成是黄升民的又一重大“成果”。堪称中国广告“记忆殿堂”的广告博物馆,目前已经成为融合业界、学界、政界、媒介、企业界各方资源的综合性服务平台,是集藏、展、会、教四大功能于一身,学术性、产业性、文化教育使命为一体的现代博物馆。从2005年黄升民提出想法开始筹建以来,已经走过了整整十年。自开馆以来,展出不断。作为完全架构在互联网思维之上的一个展览馆,广告博物馆不仅有现场,有丰厚的数据还有很多学术性的发现,广告博物馆将碎片化的创意永久地凝固下来,让后人能够直观地了解到不同历史时期的社会生活图景,这是其意义所在。黄升民这样说道。

检视如今的硕果累累,回想起曾经创业的艰难,黄升民颇有感慨。在创办《媒介》杂志初期,没有投资甚至没有刊号,黄升民和他的团队不断搜集资料,不遗余力的更改创作每一篇稿子,如今的《媒介》成了业界响当当的旗帜性杂志;提出“内容银行”的概念,一样没有资金没有内容产业,如今的“内容银行”即将成立国家实验室,推向市场;筹建广告博物馆时,甚至连土地都没有,现在的广告博物馆展期顺利,每次的展览都可以将原本的创意和想法完整地呈现出来……黄升民前瞻性的想法和坚持到底不惧困难的精神,使得他不仅在学术上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也为广大学子、甚至广告业带来了知识的盛宴。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信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