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网
登录

唐作藩:张民权《万光泰音韵学稿本整理与研究》序言

分享到:
   2017-06-05    浏览量:330

最近,读到一本好书,是中国传媒大学张民权教授的《万光泰音韵学稿本整理与研究》。掩卷而思,有许多感慨,今结合书稿内容,叙述如下。

汉语上古音研究,从目前来说,其内容和范围包括古音分部、系统描写(音系构拟)和古音学史总结三大部分。从宋代吴棫以来,人们就尝试着给古音分部。吴棫《韵补》以古韵通转的方式划分古韵为十三部,其中“通”者九部,古“转声”通者四部(如寒桓删山古转声通先,仙通先,表明寒桓删山一部,先仙一部),同时郑庠以收音方式分古韵为六部,被清儒遵奉为古韵分部之始。当然,宋人的古韵分部并不科学。

传统古音学的基本特征就是古韵分部,清儒从顾炎武起,人们不遗余力地给《诗经》古音分部,顾炎武用离析唐韵的方法分古韵为十部,奠定了清代古音分部的基础。嗣后江永分十三部,段玉裁分十七部,孔广森分十八部,王念孙、江有诰分二十一部,前修未密,后出转精。古音分部越分越细,越分越精密,表明人们对《诗经》古韵真实面貌的认识越来越清楚,越来越接近真理。在戴震的阴阳对转理论启示下,人们从古音系统论出发,将入声韵独立,阴阳入三分,形成古韵分部的新格局。先有嘉庆时期的姚文田和刘逢禄等分古韵为二十六部,黄侃在此基础上分二十八部,王力先生则分十一类二十九部或三十部。这些研究与顾炎武以来的研究皆一脉相承。应该肯定的是,从顾炎武起,每一个韵部的离析划分都是一个历史进步。江永的真元分立,侵谈分立,段玉裁的支脂之三分,鱼侯分立,幽宵分立,戴震祭部独立,孔广森冬部独立,王念孙至部独立,以及缉盍二部分立(江有诰亦如此),这些都是可以加载史册的研究,尤其是段玉裁支脂之三分、鱼侯幽宵四部划分,历来为学者称道。

然而,根据张民权教授《万光泰音韵学稿本整理与研究》,在顾炎武与江永之间的乾隆初,有个叫万光泰的诗人学者,在古音研究上颇有贡献。他继承顾炎武古音十部的研究,进一步离合今韵以求古音,得古韵十九部,其中如支脂之三分、真文元三分,鱼侯幽宵四部划分等都在江永段玉裁之前,特别是他还从脂部中分出了至未废三部,这三部相当于王力的质部、物部和月部,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万光泰率先将-t尾入声韵独立了。我们说,段玉裁将质部合于真部,表明入声质部从脂部分出的开始,而后王念孙将它完全独立成至部,然而这项研究万光泰实为嚆矢矣。万光泰的未部段玉裁、王念孙等皆未有研究,一直视之为脂部入声,到后来章太炎才看出了其中问题,设立队部,而后王力受到启发,创建微部,这样就形成了微—物—文阴阳对转的格式。实现了戴震所说的:“且别出脂韵字配谆术者,合微配文殷物迄、灰配魂痕没为一部”之设想(《答段若膺论韵》)。戴震之所以不同意段玉裁真文分立,就是文部没有相应的阴阳对转关系,万光泰坚持真谆(文)分立,又独立未类,这样就解决了戴震的阴阳对转问题。所以这些成就是非常大的。可惜万光泰的这些古音成就一直被埋没,无人知晓,现在张民权教授把它发掘出来,将这些书稿加以整理出版,是学术界的一件大好事,值得表彰。其出版的意义,如同王国维整理王念孙手稿出版一样。

万光泰不仅分出了十九部,而且有些韵部的归字也是非常精粹。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信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