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网
登录

唐作藩:张民权《万光泰音韵学稿本整理与研究》序言

分享到:
   2017-06-05    浏览量:423

《蒙古字括》是学术史上第一部研究《元朝秘史》音韵文字的著作,它以音图的形式展现了《元朝秘史》的声韵系统,这个声韵系统其实就是元代汉语北方官话,这个语音系统在《蒙古字韵》和《中原音韵》中都有所反映。其研究结论与今人罗常培、王力先生的研究多有一致之处。《元朝秘史》是元朝早期一部汉字音译的蒙古历史著作,作者从《元朝秘史》的音译汉字出发,归纳其一组组同音字的关系,从这些同音字里面,万光泰发现了许多重要的语音现象,中古时代的《广韵》音系至元代已大大简化,首先是声母浊音清化,其清化的轨迹是平声送气,仄声不送气,这些完全可以从音译字组中表现出来;其次是疑母喻母也合并在影母里面,表明零声母字扩大化。在韵母系统上,万光泰将其归纳为十六个韵部,并用开齐合撮四呼分析韵类,这些在汉语语音史上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清儒之中还没有人像万光泰这样研究过元代语音。

由此看来,万光泰对汉语上古音、中古音乃至近代语音都有研究,是一位杰出的音韵学家,尤其是上古音研究,贡献巨大,添加到清代古音学家的行列中毫不逊色。张民权教授将这些书稿加以整理并将这些研究成果发掘出来,功不可没。从今以后,凡是谈到清代古音学时,都少不了万光泰的研究。

可惜万光泰的这些书稿当时被埋没而没有公开出版,其研究成果没有得到广泛传播,因而没有发挥有效的社会影响。尽管如此,今天把万光泰的研究发掘出来了,我们就应该正确地对待之接受之。如果我们加以认真研究的话,其中仍然有很多我们今天学习和借鉴的。

这里举两个例子,借用张民权书稿的材料说之。

如《说文》谐声与古韵分部问题,万光泰的研究就有很多可取之处。以褱声字“怀坏”古韵归部为例。褱字《说文》分析为从衣眔声,眔,《广韵》入声合韵徒合切。其实今本《说文》分析是错误的,万光泰《经韵谐声》考正为从眔从衣,归在脂部,符合《诗经》用韵。今案之《一切经音义》卷六“败坏”条下所释褱字正是从眔从衣,可知今本有误。然而董同龢《上古音表稿》、李方桂《上古音研究》却依《说文》谐声归在闭口韵缉部中。李氏“怀坏”拟音为*gwrəb(?)、*gwrəbh(?)(《上古音研究》第44页)。董书又将从隶得声的“逮棣”等字亦收在缉部,以为眔从隶省声。这是不妥当的,拘泥于许慎《说文》谐声分析而缺乏必要的思辨精神。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信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