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网
登录

肖欢容:中国大国外交的深层特性

《大国外交》观论
分享到:
   2017-09-18    作者:肖欢容 浏览量:377


其次是对传统国际组织的积极参与,特别是一些国际组织中中国会费份额的增加,也体现了中国的责任性大国外交。正如《大国外交》指出的,中国将始终做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将自身发展的经验和机遇同世界各国分享,欢迎各国搭乘中国发展“顺风车”。再次,是新兴国际多边组织平台创设,比如上合组织和金砖国家组织,都是在中国积极推动和护持下建立并在国际社会发挥建设性作用的。这些新平台新机制的建立,一方面为国际社会提供了新的国际公共产品,另一方面更昭显和深化了我国的大国责任地位。最后,宏观实践方面,“一带一路”倡议汇总基础设施建设内容以及在外交方式上主场外交的实现,都体现了中国为国际社会提供公共产品的大国外交内涵,展现了中国为国际社会贡献的责任性外交。

规制性大国外交是当前大国外交的第三个深层特征。在全球化和信息社会时代,国际关系的竞争除了综合实力竞争外,更直接体现的就是国际规则制定权的竞争。当前我国的规制性大国外交首先体现在对传统国际组织中议程设置权和规则制定权的重视。比如要求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必须反映世界经济格局的深刻变化,增加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和发言权,积极促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进行份额改革和治理机制改革,推动世贸组织达成《贸易便利化协定》推动世贸组织成员全面取消农产品出口补贴,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等等。这些传统国际机制中,中国的外交行为和努力,体现了规制性外交的重要实践。

其次,规制性大国外交体现在不吝发挥中国智慧,提出新的倡议推动地区性国际组织的新发展。比如在2014年,中国时隔13年再次主办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中国人在家门口见证亚太梦想的绽放。中国的方案推动会议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一是确立了共建亚太伙伴关系,二是作出了启动亚太自贸区进程的重大决定,三是绘制了亚太互联互通的长远的蓝图。

最后,规制性大国外交的第三个方面实践,是在当前国际组织建设中中国机制的原创性。从上合组织到金砖国家组织,从金砖银行到亚投行的建设,中国始终引领着这些新兴机制的合作发展方向,以期打造改革、参与、完善全球治理的体制和机制。另外,一带一路倡议中的许多共同实践标准,很多都是中国首倡和首创,体现的是中国规制。同时,在国际各种行业标准中,中国国际标准的提设也在不断增强。所有这些方面,也体现规制性大国外交风范。

规范性大国外交是当前大国外交的第四个深层特征。当前中国大国外交中“顶层设计”的特质和领导人对中华文明文化和中华思想的继承,体现中国伦理道德价值的规范性大国外交。这种规范性外交,主要体现的是中国外交话语体系中的中国道德规范内涵、中国文明规范内涵、中国道义的义利观和中国和平与发展观等方面。从中国梦到人类命运共同体,展现的是儒家文化中的“和合”、“包容”的思想观念。

社会性大国外交、责任性大国外交、规制性大国外交和规范性大国外交,体现了新一代领导核心把握时代脉搏,面向人类未来。正如《大国外交》指出的,中国,正积极参与并引领全球治理进程,通过倡导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指明破解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的方向和路径。世界舞台上,中国故事、中国智慧、中国方案,正焕发出巨大的吸引力、感召力和生命力。

*作者肖欢容系中国传媒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

                                                                       (编辑:王丹瑛)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信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博